• <strong id="6cimu"><small id="6cimu"></small></strong>
  • <td id="6cimu"><center id="6cimu"></center></td>
  • ?

    專用通道>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行業新聞 > IT熱點新聞 >

    互聯網對我們到底意味著什么?

    發布者:北大青鳥沈陽三好
    起初,互聯網只是一小撮前瞻性的數字英雄的生意。 接著,互聯網變成了工具,從娛樂、通信、游戲到電子商務。 最后,它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甚至還是最重要的那部分,特別

    起初,互聯網只是一小撮前瞻性的數字英雄的生意。

    接著,互聯網變成了工具,從娛樂、通信、游戲到電子商務。

    后,它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甚至還是重要的那部分,特別是在智能終端和我們形影不離的移動互聯網時代。

    如果按照麥克盧漢的看法,衣服是人的延伸皮膚,輪子是腳的延伸,照相機和望遠鏡是眼睛的延伸,那么互聯網應該是我們思維的延伸,甚至就是我們的思維本身。

    因為做投資的關系,我和現在的企業家群體和創業者群體都走得比較近,這一兩年來,“互聯網”已經成為這兩個群體共同的語匯。一個義烏的保暖內衣企業家也關心互聯網,甚至還搭建了自己品牌的網上商城;一個80后的APP開發者當然整天會拿互聯網說事,但很顯然,他們說的不是同一回事。

    這讓我想起默多克的一段話,他說,曾經我也暗地里希望被稱為數字革命的這些事情好趕快滾出我們的視線,然而它們沒有消失,而且將來也不會消失。正在形成的新媒體不是我的母語,和大多數人一樣,我只是一名數字移民,我的兩個小女兒才是數字時代的原住民。

    在世人的印象里,默多克從來都是一個唯利的商人,但這段話卻發自肺腑,道出了一代人在數字時代的困惑。

    同樣的困惑也發生在《華盛頓郵報》的繼承人唐納德格雷厄姆的身上。至少有兩次機會,可以讓《華盛頓郵報》搭上互聯網的列車。一次是600萬美元入股Facebook的機會,當時Facebook的估值是1億美金,唐納德甚至已經和扎克伯格談好了入股的價格,但在后一刻放棄了.如果這筆交易能夠達成,那么,《華盛頓郵報》幾乎可以獲得接近1000倍的回報。這讓我們想起當時Yahoo對阿里巴巴的投資,如果沒有當時楊致遠10億美元入股阿里的壯舉和之后的巨額回報,Yahoo的重振肯定要艱難得多。唐納德格雷厄姆的第二次機會是,2006年郵報的兩位編輯提出打造一個專門關注政治的附屬網站,但格雷厄姆卻遲于行動,終被奧布里頓通訊公司搶得先機,成立了Politico,并在兩年內就開始盈利,而且成為一個全國政治風向標網站,開始蠶食郵報的優勢。

    創辦于1877年的《華盛頓郵報》有著自己光輝的歷史,曾經的五角大樓案和水門事件讓《華盛頓郵報》名聲大震,格雷厄姆家族三代掌門人的矢志堅守也更增添了郵報的傳奇,但在互聯網時代,傳媒是先被顛覆的行業,價值觀可以傳承,但歷史的浪潮卻不是一份報紙可以改變的,唐納德格雷厄姆終把《華盛頓郵報》出售給亞馬遜的創始人貝索斯,雖是無奈的選擇,卻不失為明智。

    世上的很多事情,冥冥中都是宿命的,正像你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開啟的是一個大數據的新時代,它的革命性力量體現在認知模式的巨大變化,如果你還把它當成一件錦上添花的工具,那么這個時代注定是不屬于你的。

    我朋友有個不到五歲的女兒,從小就開始搗鼓Ipad,玩《逃離古廟》比我溜多了。有一次到我家玩,看到書桌上的電子相框,就一個勁地用手在那里比劃,好像要把照片放大或縮小,折騰了半天,小家伙走過來和我說,“你們家的Ipad是不是壞掉了?”

    這樣的故事在我們身邊應該是經常發生的。當很多人連裝個微信還要求助別人的時候,在孩子們的世界里,天然地認為一切電子設備都應該是外聯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數字時代不只是對我們現有生活的補充,不是工業時代的鋼鐵和水泥縫隙里長出來的另一個物種,而是另一個時代,它們就是全部,是一種不一樣的認知模式。

    心智模式,簡單地說就是一種思考的模型,是我們觀察世界的認知框架,它又像是一個濾鏡,主導我們看見什么和看不見什么,它不僅決定我們如何理解世界,而且決定我們如何采取行動。所以,說好聽點,心智模式是經驗,不好聽的說法,它就是我們內心的魔障。

    管理學家彼得圣吉在他的《第五項修煉》一書中有一個非常的例子,是彼得圣吉的親身經歷。有一次它出去旅游,看到一個人不小心一下掉到了瀑布下面的深潭里了,瀑布很大,在里面形成了很大的漩渦,十一月份的水很冷,這個人就本能地掙扎著想要游到岸邊,他拼命游,但根本游不動,十幾分鐘后,體力耗盡一下子被吸入漩渦底部,然后就死了。但是不到一分鐘,他的尸體就被沖到了岸邊上。為什么呢?因為對待漩渦的好方式不是往外游,而是游向中心,潛入底部再游出來,這與我們學會的向岸邊游的方式恰恰相反。彼得圣吉后感嘆:這個人用一輩子努力想達到的事情,在他放棄努力后一分鐘就達到了。

    所以,思維定勢雖然幫助我們用格式化的方式簡單快捷地做出判斷,但是如果形成我們這種思維定勢的環境發生了變化,那么,所謂的心智模式就成了釀成悲劇的魔障。

    我認識很多做企業的朋友,他們和我見面的時候,一般會問兩個問題,一是,你覺得這兩年的經濟形勢會怎么樣???第二個問題一般會是他們的企業應該怎么搞互聯網?

    問這兩個問題的人,一般從事制造業的居多,在全球產業的轉移的大背景下,他們曾經都有過風光的日子,但是在信貸緊縮、勞動力成本和環境“容忍度”降低以后,企業普遍處于微利狀態。前幾年信貸寬松的時候,就拼命擴大固定資產投資,或者多元化發展,這些企業往往沒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因此,政策的風向和大的宏觀環境往往可以決定企業的生死,幾次在政策的風潮中起落之后,政策就成為能觸動他們神經的經營要素,進而成為了他們的心智模式。

    在經歷了排斥、觀望和看好三個階段以后,互聯網已經成為傳統企業界的崇拜對象,言必稱互聯網和互聯網思維,仿佛互聯網就是一劑可以濟世救人的兩方,其功效直指板藍根。

    我近碰到的是一位企業家是做毛衫的企業家,89年創辦的企業,到今年為止,已經在全國各地開了400多家專賣店,是這個行業里前幾位的企業。但是這兩年一類地段的房租越來越高,而毛衫這樣的季節性產品利潤非常有限,于是那些原本開在一、二線城市市中心的專賣店,現在大部分都只能躋身到二三線城市和小城鎮了。眼看生存的空間越來越狹窄,我朋友三年前就在網上見了自己品牌的獨立商城,但效果一直不理想。去年,又和一家做網絡代運營的公司合作,燒了不少錢,但同樣效果一般。他的困惑是,都說企業要擁抱互聯網,他算是比較敏銳的,也擁抱了,但為什么就沒有效果呢?

    這讓我想起彼得圣吉講過的另一個故事。

    美國三大汽車公司一直認為人們購買汽車所考慮的是式樣,而不是品質或可靠性。由這些汽車制造業者搜集的證據來判斷,他們是對的;調查結果一致顯示美國消費者對式樣的關切高于品質。然而德國和日本汽車制造業者,慢慢地教育了美國消費者品質與式樣并重的好處,使美國消費者的偏好逐漸改變,結果日本車和德國車在美國汽車市場的占有率,從接近零提高到后來的的38%。

    式樣致勝已經成為美國汽車廠商的一貫信念了,也是他們一直以來成功的法寶。但是汽車產業把這些原則當作“在任何時候都會成功的神奇公式,后卻發現它只在有限的時段內有效。”

    同樣的道理,很多企業一直以來都把銷售當做企業致勝的法寶,當作在任何時候都會成功的神奇公式,所以,他們對互聯網的認知一直就是營銷的工具。

    這十幾年來來,企業的互聯網化大致經歷了這樣幾個階段:一是營銷的互聯網化,這個直接,也是大部分企業都在做的,這波潮流中大的受益者是B2B的阿里、買關鍵字的百度和做廣告的四大門戶;

    第二階段是渠道的互聯網化,在這波潮流中,出現了京東、當當、易迅、以及做外貿B2C的蘭亭集勢等;

    第三個階段是產品的互聯網化,典型的是酒店客房、機票、門票等旅游類產品的互聯網化。這兩年APP開始崛起,傳統的銀行、保險、證券、航空公司等,也都紛紛把門店開到了互聯網上;

    企業互聯網化的第四個階段是運營的互聯網化,就是企業的產品、營銷、管理等各環節的互聯網化,企業的內外部通過互聯網全面打通,企業內部以及外部的關系都能通過數字化的方式呈現出來。

    當然,互聯網化的后階段,肯定是沒有互聯網。

    當愛迪生在紐約第五大道上搗鼓直流電的時候,它是全美國的明星,電,這種神奇的光源初也只有范德比爾特、皮爾龐特摩根這樣的富人才能享受。

    1882年,愛迪生為皮爾龐特摩根位于麥迪遜達到意大利風格的豪宅點亮385盞白熾燈的時候,全美國都轟動了。正是這次成功,才讓摩根決定向愛迪生投資200萬美元共同組建愛迪生電氣公司,后通過摩根的資本運作,愛迪生公司聯合昔日的競爭對手組建了直到今天依然有名的通用電氣公司。美國的電氣化歷程由此開啟。

    今天,電,對我們來說已經是稀松平常的東西了,我們無法想象沒有電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

    同樣地,10年20年后的人們,也一定不會像我們今天這樣談論互聯網,因為它就是一種天然的存在,就像水和電一樣。

    我們今天之所以要談論互聯網,是因為互聯網對于我們仍然是一種機會,這個世界的互聯網化還只是剛剛開啟,也許這種機會并不像皮爾龐特摩根投資愛迪生時那樣明顯,但互聯網很可能是我們這代人遇到的僅有的一波大潮。

    1882年,英國人立德爾成立的上海電光公司,中國人第yi次有了電和電燈,差不多100年后,我們的電氣化才算完成。我相信只有十幾年商業化歷史的互聯網,也僅僅只是剛剛開啟。

    北大青鳥咨詢老師

    遼寧優越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介紹

    遼寧優越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北大青鳥總部在沈陽設立的一家定點校區。涵蓋ACCP、Java、.Net、網絡營銷、市場營銷,游戲開發等多專業校區,承擔教學、以及教師培養輸送等職責。
    北大青鳥作為北京大學下屬的專業計算機學校,以北京大學強大師資作為依托,連續13年被評為“中國IT教育品牌”,累計培養60+萬優秀軟件工程師,是名符其實的軟件工程師的搖籃……請認準品牌名?!|寧優越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地址: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三好街54號。
    ? ?